365bet网站app

Cityboy是怎么烂大街的?
原创2022-09-01 17:43

Cityboy是怎么烂大街的?

出品 | 虎嗅青年文化组

作者 | 渣渣郡


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“那個NG”(ID:huxiu4youth)。在这里,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、故事和态度。


说不清是因为疫情三年,大家搁家变胖了,还是中国有嘻哈持续点燃了东方人类的rapper梦,反正在最近的大街上,你会发现,中国街头潮人的衣服尺码在悄然之间,经历了津巴布韦币的走势,无限膨胀。

 

袖子缝合线下垂叫落肩,穿尺码不合适的衣服叫Oversize,这种过去被老百姓泛称为嘻哈的穿搭,现在叫做CityBoy,Aka C7波哎,城里娃。

 

 

作为以Supreme为代表的街头时尚继承者,Cityboy和厅局级穿搭瓜分了年轻人的衣柜,它们在体制内外并行,重新划定了当代时尚版图。

 

如果把过往欧美大印花视作是内裤外穿、缺乏内敛之气的穿搭;那么大可以把新一波的时尚,看作是一帮人把曾经外露的内裤又重新塞回裤裆。

 

虽然两种风格都讲究向内生长,也同时追求材质、版型的深邃含义与精神象征。但在具体表现上却大有不同:厅局级走大路,求的是个精神立整,而Cityboy走的野山小路,要的是个随性邋遢。

 

 

虽然这套不合体的穿搭,乍看之下松散随意,就像是初中生起晚之后,匆忙从自己老爹柜子抽点衣服就出门般的糊弄。但时尚KOL从不吝于利用自己的归纳能力,帮你从混乱中整出Cityboy的穿搭速成攻略:

 

在他们的总结里,衣服往大了选是Cityboy的魂儿,夏天也得往短袖外头套件背心是Cityboy的神,一双脚上的白袜是Cityboy的根儿。如果做到以上3点,还能不问冬夏来顶帽子,那绝对是老C7波哎,真地道了。

 

 

在KOL一套明确公式的指导下,人们脱下了assc、脱下了Supreme、脱下了与过去流行有关的印记,懵懵懂懂、跌跌撞撞地捡起了过去那些嘴里不够炸的衣服,套在身上,并称之为新·时尚。



这种力量是显而易见的,去关心一下那些你每天都想谋杀同事的穿搭,你会发现一场春秋大梦起来,Nautica的含量已远超当年Supreme的浓度。

 

2020年,《POPEYE》前造型总监长谷川昭雄接任 Nautica Japan 创意总监后,推出的产品成为了cityboy穿搭的灵魂单品。

 

干仗不比人多,但左右大众时尚脉搏的事,拼的就是数量,当量变成为浪潮,曾经被视作邋里邋遢的C7波哎,也在更现实的维度,显示出了极强的效力。

 

怎么说呢,虽然Cityboy的风格男孩女孩都爱穿,但在互联网的表层简单一搜,就能洞察到它对当代婚恋市场的冲击。

 

“我想找个穿Cityboy的男孩恋爱。”

“如果有个人穿身Cityboy干干净净地出现在我面前,我肯定会心动十下。”

“大一/185 70/爱学习/ifsp/篮球/cityboy,渴望纯纯的恋爱。”

 

 

虽然说起来稍显功利,但毋庸置疑,Cityboy看上去确是当下求偶最有效的解决方案:

 

·首先它门槛够低,便宜,虽然花上5位数整一身made in japan够狠,但去优衣库转一圈也能凑齐差不离的。

 

·其次它单品可迁移能力强,属于一堆基本款搭在一起也有样的方案,虽然存在破坏身材比例的风险,但总比胡逼穿有质感多了;

 

·最最重要的在于它的安全性,穿太炸有人不喜欢、穿小众又有人看不懂,只有cityboy能在这个跟着社交媒体学穿搭的时代里,让人一图读懂,快速给予观众一股如沐春风的少年气。

 

基于以上几点,Cityboy风格在近几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繁殖。


与过往流行时尚相比,Cityboy的最大特别之处并不在于穿搭的种种细节,而是在莫名其妙中编织了一场刻板而又单薄的审美体系,且深入人心。

 

  

在这个洗澡要点香薰蜡烛,干活要用机械键盘,如厕要听流水音的时代里,氛围绝对是商业社会的任督二脉。

 

城里娃风格除了给予人们一套穿搭之外,还抢占了P图的阵地,而P图所连接的社交媒体,正是这个时代最好使的宣传部长。

 

只需降低饱和度和亮度,再加点颗粒,端上杯全冰美式,低头颔首大步走,作出一幅看上去有大事要忙的造型,再拉个朋友一顿连拍,这就出片了朋友圈见了您。

 

 

Cityboy的热浪是全方位的,它不但让大家得到了一套整齐的制服,还让年轻人重新认识了过去跟爹妈去奥莱的狗不理品牌Nautica,更滋养了众多“国潮”品牌日益频发且枯萎的创造力,不信你就去电商平台数,十个得有八个的销量是Cityboy风格的Tee。

 

从某种意义而言,如今在互联网平台上流行的Cityboy风格,呈现出了一种比工厂流水线和官僚主义更加公式化的样貌,它加工着那些想要成为弄潮儿的普通人,经过掐头去尾,把他们变成千篇一律的复制人,穿着同样的衣服,拍着同样的照片。

 

有人中意Cityboy,就有人厌倦,这种厌倦并不仅仅出于无聊的时尚鄙视链,更有有理有据的头颈肩关系学。

 

 

一方面,他们鄙夷这种极致Oversize的风格,把它称之为身材破坏者——干碎原教旨黄金身材比例,强行四六开,直接给180的人干到160。

 

 

另一方面,人们也在质疑杂志look的可行性,怀疑这是一场看上去很美的骗局。

 

所谓看上去很美,来自于look的刻意精致感,首先作为Cityboy圣经的《POPEYE》最爱选择用帅气混血新生代作为模特,按着上面一比一复刻,本就是新时代的刻舟求剑。

 

其次,看上去很美的Cityboy摄影,大多数都运用了摄影巧思,拿台阶、滑板和垛口,刻意修饰了这套穿搭带来的身材比例问题,让氛围感冲昏头脑,给予人们一种我穿我也帅的错觉。


 

正因此,这套穿搭的look必须走起来,因为只有走的够快,才能让人们忘记比例失衡的伤痛。

 

“Cityboy是种理念,大家学的只是其中的一支儿。虽然从照片上看着去很帅,可它是一种限定穿搭:姿势限定、氛围限定甚至帅哥限定,不考虑适合不适合自己就直接往身上套,搞得普通人争相模仿,就很滑稽,像盲人摸象。”

 

 

Cityboy的原始概念,并不像社交平台反映的那么刻板。

 

中文语境下的Cityboy来自日本。在上世纪70年代日本城市化高速发展期,亚文化杂志《宝岛》杂志首先将自己称为“Cityboy手册”。随后《POPEYE》杂志凭借出色的制作能力接过了这一身份。

 

作为世界知名杂志《POPEYE》在其内容中一直表现了多元化的生活方式以及各种狂野穿搭风格,但遗憾的是,经过粗旷的解读,人们把现在的样貌当成了Cityboy的全貌,当成了老好使的解题思路。

 


 

关于什么是Cityboy这件事,我们或许可以从《POPEYE》传奇前总编木下孝浩的采访中,得到稍许启示:

 

“Cityboy的定义没有一条清晰的界线,它该是你心目中所追求的一个理想自己的样貌,这与穿着和住在哪无关,最重要的是要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所爱。”

 

 

时尚对于很多人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但也是对一个时代的暧昧侧写。

 

在Cityboy概念初兴的上世纪70年代,日本人觉得他们正处在漂泊状态,只有爱上一个事或者一项运动,才能让人们更好地活下去。

 

基于这个背景,滑板、冲浪、街舞爱好者宽松洒脱的各自穿搭,最终塑造出多元自由的时尚,让他们的作品,成为我们追逐的目标。

 

当我们按照攻略小心翼翼、费尽心机地复刻了一套穿搭,并沾沾自喜的时候,或许还该思考一个问题:

 

如果答案只有一个正确,那么一切就都显得了无生气。

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ejcory.com
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赞赏
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

支持一下   修改

确定